台湾媒体近日报道称,“综艺天王”吴宗宪投资LED灯事业,先前传出投资失利,甚至还被爆料存款仅剩150万元(新台币,下同),当时,吴宗宪矢口否认,还扬言提告。但他因涉嫌积欠“鼎立吸金案”被告秦庠钰2000万元,秦庠钰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查封吴宗宪名下多笔不动产,包括位于台北基隆路二段的房产。该房产昨日进行拍卖,底价3250万元,结果首拍无人投标而流标。  面对接踵而来的财务危机,吴宗宪日前表示“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对于不动产被查封,他则表示“OK没问题,但就算拍卖完后也不会轮到他们(秦庠钰),因为他们也欠人钱。”吴宗宪自从2005年起,7年来海捞了近7亿元,最高还曾年收入高达1.4亿元,全盛时期还主持6个节目,可谓相当风光。只是近期因为投资失利,导致他债务缠身,负债七八亿元,名下房屋纷纷遭查封。  此外,吴宗宪、高凌风、康康的“三大难高音”原定本月30日台北场首演,但主办单位前日宣布台湾地区4场演出全部取消,“因为3人时间始终兜不拢,无法讨论脚本,在最后只剩3周的时间,不得不忍痛宣布取消。”主办单位透露场地订金加上宣传与舞台设计费用,损失约300万元。高凌风认为演唱会应该要排练也要讨论,但“吴宗宪连面都见不到,吴是天才,但我不是,一流的表演也要排练。”他认为取消演出是对观众负责任,也埋怨吴宗宪:“你每天都在搞LED,没有关心我们啊。”夹在两大哥中间的康康则表示:“吴表演习惯以即兴反应当笑点,但高大哥求好心切。”责编:李杰

两岸科技人才“流通”频繁早已经是业界众所皆知的事情,特别是台湾累积多年经验的半导体和面板产业,更是外界挖角的物件。而近两年来大陆产业竞争力开始受到关注,包括友达、晶电都大声疾呼修改营业秘密法,以保护岛内敏感科技技术。不过以至今的案例来看,距离定罪还有一段距离。  今年10月友达状告两位前高阶研发主管盗用及外泄营业秘密,引发轩然大波。友达显示器技术开发中心资深协理连水池、OLED技术处经理王宜凡两人在去年7月离职,随即转赴大陆TCL集团任职,友达IT人员发现在离职前有大量储存资料的行为,协助TCL发展AMOLED等先进关键技术与量产。  不过在侦察之初虽然对连水池、王宜凡限制离港,但是在侦查之后,发现友达提供相关工业技术的资料不足,而且法律对“敏感科技”未有效规范,因此认为没有限制离港的必要,因此解除两人限境令。  台积电前研发部门资深处长梁孟松被韩国三星挖角,台积电为保住关键技术机密,对梁孟松祭出“定暂时状态假处分”声请,声请禁止其前研发部处长梁孟松,洩漏营业秘密与研发人员名单。智慧财产法院裁定,因违反宪法工作权保障,梁孟松可跳槽任职三星,但不得洩漏营业秘密、不能提供研发部门人员资料并转介至三星。  同样在去年,大陆LED龙头厂三安,大动作挖角台湾磊晶厂晶电约108名员工。今年又结盟璨圆,对于台湾LED产业威胁日深。  不过虽然台湾半导体、光电人才外流的情况严重,但是至今却没有有效防堵的方法。以前面的例子来看,多数都难以认定,最后往往都不了了之。如果只是处以罚金,最后也是付钱了事,无法有效防止技术外流。  科技业者认为,避免核心技术外流,是维持产业竞争力的关键。因此各国之间的技术防堵也备受重视。以美国、韩国为例,如果洩漏营业秘密,都会处以严厉的刑责,举例来说美国商业间谍法刑期门槛达10至15年。韩国甚至出现在机场逮人的情况,值得台湾参考。责编:李杰

河南LED显示屏市场营销策略保增长是首要,而不是一味追求高额利润,先扩大规模、先占领市场、提高渠道销售的盈利模工,在企业生存与发展就显得格为重要。业内资深人士如此说道。在当前的产业发展阶段中已更具代表性,2012年河南LED显示屏市场竞争越发激烈以及同质化现象严重,很多LED企业其实都在面临规模和营收增长但利润羞涩的困局。  当前,企业一方面要避免存货与资金风险增大的风险,一方面又要面对市场对产品要求越来越高且选择范围不断增大的现实。要市场,还是要利润?似是一个两难的选择,“低毛利,只能赚个制造费,甚至抢一些市场工程还得‘赔本赚吆喝’;而追求高毛利,走增值路线,又起不了量。”而近期,一家以低于所有邀标企业20%的价格中标某城市路灯替换工程的企业引起同行质疑,这家企业表示,此举可帮助企业树立品牌形象,奠定行业的地位,也有助于加强公司在未来在其它地区或省份的接单能力。责编:李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