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10月17日,乾照光电、联建光电均发布了高管变动的公告,再加上此前华灿光电也发布同样的公告,LED上市公司迎来了一波高管变动潮。

金九银十如期而至。9月,众多LED企业的“年中会议”也相继落幕,无论圆满还是不圆满。我参加了数场这样的上半年业绩总结加下半年产品推介的会议,不难发现:“打造主流LEDXX品牌”的字眼(“第一”是不敢用了,容易被罚;“领跑”也没人用了,容易成真)——在台上主讲嘉宾的口水和年度销售口号中出现频率最高,虽然台下的供应商、经销商、销售人员都各怀心事。

设计驱动产业,产业激发设计。9月22日,2016中国(大连)室内设计国际论坛在大连国际会议中心拉开帷幕。此次论坛将以国际视野、多元聚焦为主线,打造企业、设计师、展示、展览、消费者等多领域广泛参与联动的模式。这也是活动赞助方三雄极光,一次又一次地投入参与到中国设计发展事业上的主要原因。

乾照光电

一家品牌企业(不要苛刻,LED行业有产品价格话语权、年销售额达到一定,三年不倒的都算品牌了)的经销商大会,其LED技术副总公然说道:“凡是产品一旦进入国产语境便会贬值。”

从活动流程来看,名家论坛依然是活动的主旋律。这场盛事邀请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设计界翘楚,包括梁志天、平田晃久、凌宗涌、覃思、周天民、沈雷、杨邦胜等设计名家。设计名师的案例分析、设计心得、经验传授不仅给与会的观众带来了强大的视觉盛宴,更是听觉上的无限享受,心灵上的洗礼。

王维勇辞去董事长职务

看似媚外,却是实话。折射出在LED造牌运动大肆兴起的当下,国内企业自身的蠢蠢欲动与尴尬无奈。

平田晃久演讲《建筑的发酵》

曾炜杰辞去副董事长职务、蔡海防辞去董事职务

国内LED品牌,目前在终端消费者心目中仍是陌生的,即使在行业经销商、工程商的心目中仍是比较遥远的。所以,在渠道表现方面,雷士、欧普的LED步伐“雷声大雨点小”,其他无论是传统转型,还是重新建立,都仍在消费终端“入海口”处徘徊。

梁志天:《设计无界限》

10月17日,乾照光电连发三条关于高管变动的公告,称:王维勇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及董事会战略发展委员会主席职务,辞职后仍担任公司董事职务。为不影响公司正常运作,在新任董事长选举产生之前,王维勇将继续履行董事长有关职责,公司将尽快履行相关程序,补选董事长相关职务。

但这好像没影响到LED制造端“品牌大战”的美好心情。

作为大连市重要的年度国际性文化活动,此次室内设计国际论坛推动大连经济、文化、社会发展的作用已得到各方认可并将进一步彰显。而三雄极光在背后给予的支持不可小觑,并且其在助力中国设计发展事业上经验丰富。十多年来,三雄极光不断拓展与行业组织、院校合作交流广度与深度,为中国环境设计教育的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推动“产、学、研”三者无缝对接的实现。其中,照明学院的成立是三雄极光与高校、设计院等机构多年合作积累下来的一个结果,试图打造成为中国设计师最喜欢的平台。

《公告》还显示,曾炜杰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董事长、董事职务,同时申请一并辞去公司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委员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蔡海防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职务,同时申请一并辞去公司董事会提名与薪酬委员会委员职务,辞职后仍担任公司总经理职务。

都说照明产业集群基地是创业天堂,打造品牌速度之快也足以令人咋舌。笔者就曾观察过几场企业主导的“造星运动”。其套路如下:

在当今中国产业升级进程中,设计日益受到了重视,被认为是产业转型升级的中坚力量。期望越来越多诸如三雄极光的企业,用设计的力量重塑产品和品牌。

据悉,截至本公告日,王维勇持有公司股份 112,173,977
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5.92%;曾炜杰未持有公司股份;蔡海防未直接持有公司股份,其通过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持有公司股份权益。

先是拉拢核心供应商或经销商变为新品牌的股东,此为“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赞助单位

联建光电

继而组建一支不强不弱的销售团队(提高薪水挖来传统照明的营销人员)在市场上摇旗呐喊,此为攻城掠寨之先头部队;

中国室内装饰协会副会长、大连市室内装饰协会王格连会长

邓鸿辞去独立董事职务

并且聘请二三线(甚至过气、微绯闻)的明星作为形象代言,联络专业媒体的软文写手“抹上”厚重的品牌历史,此为包装到位兼出师有名;随后在不大不小的专业媒体上连续投放三五个月的广告,美其名曰“海陆空立体营销”。

主题演讲

张爱明辞去监事职务

一轮忙活,看似点水不漏。

主题演讲

10月17日,联建光电发出公告称,独立董事邓鸿由于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独立董事职务,同时一并辞去公司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委员职务。邓鸿辞去独立董事职务及审计委员会委员职务后,鉴于其优秀的工作能力和专业水平,公司拟聘请其担任公司IT及内审部负责人;监事张爱明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监事职务。辞去上述职务后,张爱明仍担任深圳市联建光电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兼法务部经理职务。

只是,蓦然冒出的新品牌,最后仍不免在首批铺货、装修补贴、接受月结、库存仓储、人员配合等方面欲拒还迎,讨价还价。

论坛现场

据悉,截至本公告披露日,邓鸿、张爱明未直接或间接持有公司股份,不存在应当履行而未履行的承诺事项。

但经此一役,至少在LED领域的“知名度”打响了,第一批货款也在商家抱着试试看的惴惴心情下打过来了,业内人士也会在茶余饭后将自己的一系列“指定动作”作为谈资了。不管根基如何:是水泥打桩,还是沙上插旗?反正这个“品牌”是呱呱坠地了。

大连室内装饰协会20周年颁奖盛典现场

华灿光电

不过,LED应用怎么说还算是个技术活,虽然中山古镇厂家5瓦COB天花灯才3.8元的日子也能过。仅有中国式造星“抱负”,以短平快心态去建立品牌,其所谓品牌的寿命也会成正比例地短平快。

大连室内装饰协会20周年颁奖盛典现场

叶爱民辞去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职务

尤其是,还有一批常年拿着政府补贴亏钱不心疼的“大佬”们在觊觎,还有一批多年沉淀在成本和规模上控制有过人之处的中上游“大户”们在行动,还有一批自有专业渠道且能精准定位快速反应的后起之秀在成长……

9月26日,华灿光电发布公告称,叶爱民因个人原因提出辞去公司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职务,辞职后将不在公司担任高管职务。截至本公告日,叶爱民直接持有公司股份股
1,681,614
股,并通过上海灿融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石河子友生股权投资合伙企业间接持有公司股份,叶爱民离职后,其所持有的公司股份将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及有关承诺进行管理。

单说两点:

《公告》还称,经公司董事长提名,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审核,华灿光电决定任命公司财务总监韩继东兼任公司董事会秘书,任期自董事会通过之日起至本届董事会届满为止。

1、研发技术没有积累,仅仅依赖包装和价格来支撑的“品牌”,一旦遇到非标和高灯光要求的星级酒店、品牌连锁、商超照明等工程唯有打退堂鼓的份。

2、生产体系未能形成规模成本优势,只能用“炒货”来维系产品线的“品牌”,一旦竞争对手釜底抽薪或者经销商二次补货稍微过量便立刻消化不良。

其实,经历了传统照明对营销手法和“造星运动”长达十多年的反复“锻炼”,无论是供应商、经销商,还是终端客户都已经有了相当的“免疫力”。

LED时代是一个讨厌圣人脸孔的时代,业内有一种普遍的逆反心理,越想打扮得完美的人,大家越想拉下他的画皮——这可以给人一种莫名的快感。

再者,企业追求品牌知名度是一件好事,但必须在自然积累和兼顾美誉度的基础上,如果有违自然,就会适得其反。痴迷于“造星工程”的企业越俨然,越煞有介事,越冠冕堂皇,大家越觉得他装柿子,越容易想起他那未擦干净的部位。

结果是:“早产的品牌”没有了信誉、没有了美誉、没有了荣誉,或许只能企求以发誓博取同情,以煽情交换原谅,以召回作秀掩盖质量瘸腿,如近年不时出现的某照明企业(其中不乏LED上市公司)所导演的一场“总部销毁问题产品SHOW”。

可惜的是,商场不相信眼泪和口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